太平洋是家裡的大冰箱

2017/10/11
太平洋是家裡的大冰箱
前有無垠太平洋,後有連綿綠青山。一樣是炎炎盛夏,曠闊的台東就是比悶壞了的城市還要清爽些。嫁到城市..

吳筱帆
都歷部落阿美族大頭目之女。從都市回到原鄉,推動部落文化與產業永續。婚前未曾下廚,婚後在浙江籍婆婆的調教下,廚事一手包。老公總戲稱老婆上桌的都是「外阿美菜」——外省與阿美族料理特色的融合。

前有無垠太平洋,後有連綿綠青山。一樣是炎炎盛夏,曠闊的台東就是比悶壞了的城市還要清爽些。嫁到城市的筱帆姐,除了具備父親突出的領袖特質,同時亦是繼承父命。離開十餘年,如洄溯的魚,再度返回原生的部落擔負起文化維護、傳承的責任。

問起部落與城市在飲食習慣與料理文化的區別,筱帆姐一聲斬釘截鐵的「差那麼多」引起眾人的笑聲。那幾個字當然不是「那還用說」的意味,而是對於原民部落一路承襲下來,始終未改的傳統與智慧的驕傲。

如果城市是各種調味後的加工食品,那麼部落就是天然的有機食物。直來直往的簡單是部落的料理態度。靠海吃海,理所當然。現撈現烹是真正的新鮮,而鮮味,只需一撮鹽便達極致。那個蟬嘶洶湧的正午,盛裝在檳榔葉鞘或椰子殼製作的食器裡,滿桌海產與野菜以最純粹的原味,讓我們體會部落天生自然,取用自然,並且善於自然的美好本性。


▲前方的太平洋,是部落的大冰箱。部落信奉取之自然,現撈適用的食材,夠就好。


▲都歷部落「torik」,在阿美族語裡,有編織之意。筱帆姐回鄉後,將傳統茅屋與椰子樹的配置規劃,以鸚鵡螺的造型作為發想,站在高處看,鸚鵡螺旋轉樣態一覽無遺。

Q:請分享都歷部落的物產特色。
A:早期有種稻,後來長輩遷徙到海邊,便以海鮮為主。海洋是我們廚房的冰箱。潮間帶有數不清的物種,是最豐富的食材。光是藻類,請了專家學者來研究,也還是沒能完全歸納出所有種類。另外,我也很喜歡我們這裡種的米,特別的香,每次都一定要帶回台北。

不過近年來,由於大量的衝浪客與觀光客到訪,製造垃圾外,也造成潮間帶生態的傷害與破壞。這是我們現在最擔憂的。


▲筱帆姐談起部落的生活點滴,很熱情。充滿長者風範,很關心部落發展的下一步。

Q:請幫我們介紹今日準備的家常菜,如何料理?
A:有水母、章魚⋯⋯但我們阿美族最常吃的是這種前兩天射到的白毛。像這種三十斤的白毛很難得。族裡的老人家從小就會訓練抓白毛,要抓到白毛才是男子漢。一般來說,煮魚湯要把內臟都一起下湯鍋,就像煮雞湯一定要有雞胗雞肝,湯頭才會鮮。而且白毛是吃潮間帶的植物,是吃素的魚。




▲水母煮湯,起初會覺得不好意思吃水母。入境隨俗後,別有一番風味。

Q:通常在一年的什麼時候會準備節令食物?
A:海藻是一年四季都會採集,不過還是春天的時候種類最多。十月的時候就不會下海捕撈,因為那是所有魚類產卵的季節。到了冬天,農忙告一段落,我們就會上山打獵,打山豬啦、山羌啦之類的。


▲阿美族語發音類似「喜勞」,醃生豬肉或是生豬肉皮,單純配飯吃,十分有勁。

Q:通常誰是家中的掌廚者?
A:二十幾歲(三十有找)的吳寧,我哥哥的小孩,在城市待過一段時間。現在是撒麗坊的主廚。他的名字還真是取錯了,特別沉默安靜的一個年輕人。

Q:當朋友來訪,通常做什麼料理分享?
A:很隨性啊!來我們這裡玩,冰箱裡有什麼就做什麼。要不然就去採竹筍,採野菜,回來弄一弄,就是一桌很豐盛的阿美族風味料理。

Q:食器與料理之間的關係,如何看待?
A:其實我們阿美族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經懂得使用陶製造的蒸鍋蒸籠來蒸煮地瓜、芋頭啦,什麼的。可惜父親去世之後,沒有人會製作那些古早蒸酒的、蒸菜的,還有製鹽的器皿。真的很可惜,那些器皿一件都沒有留下來。


▲以新鮮的檳榔葉編織食器,這是很信手拈來的生活一景。


▲部落盛產月桃葉,就地取材,編織成器;竹子為杯,竹編為腹,喝熱茶不燙手。

Q:覺得廚房是家的什麼?
A:阿美族的男人認為家是樑柱,撐起來的意思。對女人來說呢,廚房就是家。男人們清理處理好的食材,全由女人們在廚房烹煮。那是一個齊心合力的凝聚過程,而這個把大家繫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家。



Q:希望家滋味繼續傳下的是什麼?
A:老一輩說的「`adet」。意思是甜美的滋味,一種原始的鮮味。也是城裡的孩子想念家時特別的滋味。




▲山永遠在那裡,部落也是,有著山藏海尋的智慧。

餐桌碗食 ─ 鮮魚湯
1.選用新鮮白毛魚、潮間帶海藻、薑片、魚腸。
2.魚湯鮮甜的要訣除了海藻提鮮,更重要的是放入魚腸與內臟一起熬煮。
3.可加入少許的鹽,帶出魚肉的肥腴鮮美。

建議搭配JIA食器:碗筷系列 瓢碗(大)